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尽职的妈妈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147


我是一个重视儿子起居生活的母亲,经常帮儿子整理房间是了解他最好的途 径。

直到一天,当我是拿他的衣服准备去洗时,发现地板有一些脏的卫生纸。我 接近看这纸片,觉得奇怪,那个沾染似曾相识,像以前在我兄弟及我的床旁的东 西是一样的。没错!是我年轻儿子的精液。

才注意到儿子最近的举止有些不同,没想到在我心目中的儿子,已经变成一 个成熟的男人了。

想着间,感觉到在我的浪穴里传来一阵莫名的快感。此时从浴室传来淋浴的 声音,在心里已做出了决定,从地上拿了一些东西在手上。儿子此时正刚走出浴 室,看见了我,尴尬的站在那里。

我一直以为他体形不壮,没想到体格如此之棒,他的手移动到他的下体,稍 微遮掩着,儿子站着淋浴间的门口看着我。

此时我以好奇的声音,拿着手中的东西问他:「这是什么呢?」

他的脸在一瞬间变的通红。他穿着一个件短的浴袍,抓着浴衣下摆,支支吾 吾不知如何回答。

「这看起来好像精液吗?」我意图震撼他说着。

他站在那里,打开双唇,他的脸变得更加的红润了。

他突然注意到放在桌上的这一些卫生纸。

「是吗?」我再问着。

他耸耸肩,不看着我……

「是的……它是我的……精……液。」他头低低的说着。

「好,」我说:「我喜欢这东西,没想到我儿子已经是个大人了。」

他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把手中的纸片放着桌上,我走过去靠近他,并把 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

他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我突然地妒忌那些可能跟儿子有关系的女孩子们。

此时儿子说:「大家都是如此的。」

「差不多。」我微笑着说着。

我的脸变红了一些,说道:「想不想跟妈做一件快乐的事?」

「妈,妳是说……妳是说……」

我微笑的看着儿子,此时他的眼睛张大,他的脸同时变成酱红色。

我告诉他这个主意,同时刺激着他并使他为难。在他还没回答前,我开始解 开我的上衣。

「妈,妳是说真的吗?」

我点头表示着。

他激动着看着我,我抛掷我的上衣在地板上,转过身去对儿子说:「你能帮 我解开胸罩的扣子吗?」

儿子以颤抖的声音说:「是的,妈。」

儿子伸出双手,不知所措的解着扣子,良久才解开。转头过去看他,已经满 头大汗了。

我让胸罩顺着身体慢慢滑落到脚边,此时儿子喉头咕噜的发出声音来。

我徐徐弯下身,脱去了我的短裤,只留下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内裤在身上。 我走过去,半躺在床上看着儿子的浴袍,已无法遮住昂首的阳具了。

「我的好儿子,再过来帮妈脱下裤子。」为了进一步刺激儿子,我这样挑逗 的说着。

他靠了过来,缓缓的蹲下身,以近似迟顿的动作,慢慢的脱下我身上最后一 件衣物。

我金黄色的阴毛随着裤子的脱下而起舞着,此时我已全裸的呈现在我可爱的 儿子眼前。

我以手指温和地抚弄我的阴毛:「我可爱的儿子,过来占有妈妈吧!」

他移动他的手,颤抖地抚摸着我的大腿。想着眼前抚摸着自己的,是自己亲 生儿子,浪穴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汁液来。

儿子移动他的手,接近我毛绒绒的浪穴,他以不熟练的动作,抚摸着我的阴 唇、拨弄着阴核,异样的快感激荡着我全身的细胞。

我的全身不知不觉地疯狂,激烈的兴奋着,乳头因兴奋而变的坚硬,我的腿 也上上下下猛烈抽动着。

儿子此刻更用他舌头,吸舔着我已泛滥成灾的阴户。

「噢!我的乖儿子……好儿子……你舔得妈好爽……啊……妈受不了了…… 快……舔死妈妈吧……把妈的浪穴吸乾吧……天呀……」

儿子一边吸着,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此刻的我已接近崩溃的状态。

一阵抖擞过后,一股阴精奔流而出,儿子照单全收舔个精光。我无力的双手 抚摸着儿子的头发,看着儿子脸上沾满我的爱液,觉得自己淫荡无比。

接着对亲爱的儿子说:「现在用你的大屌来填满妈饥渴的浪穴吧。」

我张开了双腿,儿子迟疑了一会,终究按捺不住满腔的欲火,用手扶着阳具 对准洞口用力的挺进,因有淫水的润滑,大屌毫不费力的穿刺了进来。

儿子发出爽快的哼声,并开始有节奏的前后挺进着。

「噢……干……用力的干……我的好儿子……妈妈需要你的大屌……快!用 力的干妈吧!啊……妈被你干的好爽……好爽……妈永远都属于你……啊……」

儿子一边干着,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因 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我陷入疯狂的状态。

「我的好儿子……好丈夫……你干死妈了……用力的干吧……妈愿意为你而 死……用力干妈吧……妈快去了……」

儿子听到我的浪叫,一阵兴奋,更加卖力了。狂插之后,一阵酥麻感从他尾 椎涌了上来。

「妈……我……快受不了了……妈……」

「好儿子……没关系射进来吧……快……将它射给妈吧……妈……啊……」

一阵哆嗦,一股阳精朝浪穴深处射了去。遭到热液的冲击,我也因兴奋再度 喷出爱的汁液跟精液交融着。之后两母子相拥一起,互相抚摸着身体,因疲劳同 床而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