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真实还是虚幻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13


柳含钰,去服侍你的姐姐,让她高潮吧。」
  「是的…主人…」
  听到洛行的指令,柳含钰温驯的爬到了凌幼绮的身旁,双手捧起凌幼绮的脸颊,嘴唇贴上了她姐姐的唇瓣,灵巧的小舌探入凌幼绮的口中,开始和姐姐舌吻起来。
  「呜呜!」
  由于嘴唇被吻住,凌幼绮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柳含钰的嘴里还残留着洛行精液的味道,这个味道让凌幼绮感到无比恶心。
  因为被洛行控制着,凌幼绮根本无法反抗。
  柳含钰的手在凌幼绮身上来回抚摸着,她忠实的执行着洛行下达给她的命令,挑逗着凌幼绮的敏感带,以便让凌幼绮达到高潮。
  「姐姐…你一定…很舒服吧…」
  在柳含钰的抚摸下,凌幼绮的身体竟然产生了快感,一股浓浓的罪恶感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
  怎么会这样,柳含钰可是她的亲妹妹啊,她居然对她的妹妹产生了性欲。
  凌幼绮十分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是她现在也处于洛行的控制之下,根本无力阻止,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一阵一阵的快感。
  柳含钰的手在凌幼绮的臀部上搓揉着,并悄悄的往下移,离凌幼绮最私密的小穴只剩下几公分的距离。
  「你看…我的手…就快要摸到…你的蜜穴了…」在柳含钰的挑逗下,凌幼绮感到内心那股的欲火正在不断的慢慢向上窜升着,她甚至开始期待起柳含钰的进一步动作。
  「你想要了…对不对…姐姐…」
  柳含钰仿佛感觉到了凌幼绮的期待一样,突然之间她毫无征兆的就将手伸进了凌幼绮的双腿之间,挑逗着凌幼绮的阴蒂。
  凌幼绮好像触电似的弹跳了一下,舒服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我现在允许你说话了。」洛行用毫不掩饰的侵略性目光注视着凌幼绮未着片缕的白皙无暇的身体。
  「不、不要这样,求、求你,快让含钰停下来…」忍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凌幼绮的内心却是无比的挣扎。
  「你一定还想更爽,对不对?」
  洛行诱惑着凌幼绮堕落。
  「不!不!我、我想…」
  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的不断的挑拨着凌幼绮的神经,她渐渐地感觉自己的神智开始有些不那么清醒了。
  「颖如,在我打过响指后,你会醒过来,但是你会记得你现在的身份和对凌幼绮的恨。」说完之后,洛行啪的打了一下响指。
  赵颖如恢复了清醒,可是现在清醒过来的却不是原来的赵颖茹了,现在的她只是洛行的性爱傀儡而已。
  看着凌幼绮这个曾经的好闺蜜,现在的赵颖如对她的感情只剩下了恨。
  「幼绮,我还真不知道啊,你居然是一个这么放荡的女人,居然被自己妹妹弄到快要高潮了。」看着强忍快感的凌幼绮,赵颖如的脸上满是不屑和鄙视。
「颖、颖如,这不是你啊,你只是被洛行扭曲了思想了。」「凌幼绮!我真的应该要好好的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真是多亏了主人,是他让我完全看清了你。」「颖如,你也去服侍凌幼绮。」哀怨的看了洛行一眼,赵颖如听话的趴到了凌幼绮的身上,双手在凌幼绮的身上抚摸起来。
  「嗯~啊~啊!嗯~啊!要去了!要去了!」
  在两女的进攻下,凌幼绮广播网分克制,很快就达到了高潮,爱液从她的蜜穴中喷出。
  不容凌幼绮喘气,洛行握着阳具,对准了她的蜜穴,直接刺进入了凌幼绮的身体。
  「呼呼…」凌幼绮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子,她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不过,凌幼绮并没有把灯给打开。
  她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想要看一看现在的时间。
  闹钟的显示屏是荧光的,即使身处在黑暗之中,也能够清楚的看到时间。
  凌幼绮发现,现在时间才不过刚刚凌晨3点多一点。
  喘息了好一会,可是凌幼绮的精神依旧有些萎靡,回想起刚刚梦中发生的事,仍然让她感觉心有余悸。
  如果有光亮的话,就会发现,凌幼绮此刻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她做了一个太过于匪夷所思的噩梦,梦里所发生的事情几乎让她精神崩溃了,那一幕幕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让她身上感觉有些凉凉的。
  凌幼绮伸手摸了摸,才发现她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充满汗水的衣服贴在身上,让凌幼绮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从床上下来,轻声的向浴室走去。
  把身上的被汗水浸湿的衣服随手脱在地上,打开了花洒开始冲洗起身体。
  温热的水滴落在凌幼绮雪白的胴体上,水滴顺着她的秀发滑下,经过了雪白的玉颈、高耸的双峰、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双腿,最后在地上汇集,流向了下水道。
  凌幼绮所有不好的感觉似乎都被冲走了,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和之前比起来,现在已经不那么急促了。
  梦里的高潮对她所产生的影响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去,凌幼绮仿佛还能够感受到那个恶魔洛行,他的阳具进入到她身体后产生的那种被难以言喻的感觉。
  恍惚当中,凌幼绮的蜜穴似乎有水流了出来,在这一刻,她有一种无比空虚的感觉,凌幼绮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难道自己其实本质是一个淫荡又堕落的女人?想要!想要被充实!这样的想法慢慢地占领了凌幼绮的脑海。
她的理智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草一样,是那么的无力。
  凌幼绮渐渐地被性的本能牵引住了,双手开始在如凝脂的胴体上来回游走,每一寸肌肤都被轻抚而过,好像全身都变成了性感带,快感一阵一阵的刺激着凌幼绮的大脑。
  充满魅惑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嗯嗯…啊!真的、好舒服!」凌幼绮似乎忘记了现在的时间,忘记了她那个还在梦乡中的室友。
  不过所幸的是,浴室的隔音还是相当不错的,她那惑人心神的呻吟声并没怎么传出去。
  仅仅是抚摸已经开始无法填补她的空虚了,凌幼绮纤细的手指开始向着双腿之间的芳草地伸去,先是一根手指,然后两根、三根。
  蜜穴因为之前的抚摸,已经变得相当湿滑了,手指在蜜穴之中由慢到快的开始抽插起来。
  当凌幼绮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高潮了三次了,高潮的余韵让她的肌肤透出诱人的粉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幼绮站在镜子前面,擦拭着冲洗了两遍的身体,看着镜中的自己思考着,「那个梦究竟代表了什么!?」只要一想到梦中所发生的的事情,她就会感到不寒而栗。
  从浴室出来,凌幼绮发现房间的灯亮了。
  「怎么了,幼绮?你刚才做噩梦了吗。」
  大学同寝室相处了三年,唐悦薇对凌幼绮的习惯非常清楚,只要一做恶梦,凌幼绮就一定会到浴室里去冲凉,好吧噩梦所带来的不适感觉洗去。
  她斜斜的靠在床上,用手揉了揉眼睛,半梦半醒的嘀咕道。
  因为唐悦薇的睡相不好,导致她的睡衣显得有些凌乱,肩膀露了好大一部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