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大学里就只剩下操逼了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14

  窒息,空气仿佛凝聚成了压缩饼干般的,要吞咽下去是如此的困难,这就是南方?这里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以后四年我就要在这里过了?我一边诅咒着老天爷的安排,一边拖着沉重的行李被拥挤的人流推出了车站。
  自从20几天前,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就开始全方位的研究这个南方的省会城市和那所学校。
  古城的历史是如此悠久,文化气息及其浓重,然而在近代中国的那场战争却孕育了无数的革命者,也许正是这种革命精神的延续,这里的民风彪悍,思想敢为天下先,很多突破性的理论诞生在这里,很多的明星也从这里诞生。
  然而千算完算,我还是忽视了南北气候的差异是如此之大,刚刚从火车上下来,低低的气压,潮湿的空气,就像巨人的拳头一样重击了我,将我原本期待兴奋的心情也不由得一窒。
  出了火车站,却惊奇的发现在拥挤的广场上,人群东一堆,西一堆的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区域,而每个区域最显着的就是几辆大巴车以及汽车旁边巨大的条幅"热烈欢迎xxxx大学新生报到",张望了一下,发现我们学校的条幅还是很醒目的,看来进入211工程的学校果然名不虚传啊,走上前去,验证录取通知书,上车找个座位坐下,等待车启动,一路颠簸,到达学校。
  陌生和好奇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部感官系统,毕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那个小城,头一次看到如此繁华的街道,如此庞大的校园(从校门坐车到宿舍区就用了30分钟,当然车速比较慢),如此多形形色色的人,然而最新奇的却是--怎么这么多人都是家长陪同来报到的??
  我的家乡是中国北方的一个小城,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小就向我不断灌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理论,因此在高中乃至以前的阶段,我可以说是埋头苦读了,但可能是北方人天性豪迈的个性,我在高中的时候,也是各项活动的积极分子,不论是学马学毛,还是篮球足球,又或是文艺晚会等,都可以看到我的身影。
  尤其是我的篮球水平,在我们学校还是小有名气的,184cm的身高,魁梧的身材,打中锋都绰绰有余了,可是我却喜欢打后卫,因为这样才有掌控比赛的感觉,没办法,谁让咱是男人呢,出生就是为了征服和控制。
  这次上学,虽然是第一次远行,可是我没有让家里人来送,都被管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哪能放过呢!于是单身上路,而且在路上还认识了几个朋友,本以为大家也都差不多,谁知道……,我们国家的小皇帝也太多了!
  交钱,注册,一通乱忙之后,宿舍里面几个家伙已经熟悉了起来。
  我是老3,其他的人分别是老大张锋,东北老乡,和我一样,身高只有169cm,行李基本上都是书,看样子是个文学青年。
  老二李华,江苏人,个子不高,看上去很客气,我肯定是被电视洗了脑,老觉得这个人像上海人一样,怎么说来着,"小男人".
  老幺是钱昀,广东人,我见过这么多姓钱的,只有他最符合了,刚刚进来就狂叫宿舍环境差,然后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到处找网线,当然最后他要失望了,害的我们哥三个又羡慕又鄙视的。
  第二章军训
  奶奶个熊,老子不爽,极度不爽。为什么?还不是我们那个狗屁辅导员,竟然挑了一个小姑娘作班长,有没有搞错,就算她长的水嫩点,但我高中时候历届班长,团委干事都是白混的阿,辅导员,我怀疑你是用下半身选的吧。
  生气归生气,说起来选王雪作班长,我还是相对满意的,在我们班这个贫瘠的沙漠中,有三棵小草和一朵小花,不选她选谁呢,难道让其他三颗小草每日恐吓我们?
  上帝保佑,我是近视眼,在她们盯着我看的时候,我还可以把眼睛摘掉。
  王雪估计已经成了我们班每个宿舍卧谈会的主角了,她的眉毛像弯月,她的脸蛋像苹果,她就是我们的阿拉木汗啊。
  其实,王雪算不上漂亮,163的身高在北方很少见(太矮了),苗条的身段,纤细的腰肢加上雪白娇嫩的皮肤让人在后面有无穷的遐思,看上去就想去抓一把,可是在正面一看到那飞机场就觉得泄气了。
  此女还有一个杀手锏,一嘴吴侬软语,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苏州人是不是都这样的,她说话的时候,细细的凤眼会向你这边不断的扫来扫去,看到你心里莫名的一动,也就是在这招之下,我们的班费顺利地收齐了。


  紧张的军训不因为新生的恐惧而推迟,也不会为了满足教官折磨我们的变态欲望而提前,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总要不紧不慢的驶进公车站,3天后,军训也如期开始了。
  参加过军训的人都知道什么最难熬,站军姿,记得电影"大阅兵"中,军人可以一次站6个小时而不休息,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1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
  秋老虎可不是纸老虎,几十分钟下来,汗水就顺着鼻尖,脸颊,脖子滑落,我的后背已经彻底的湿透了,连裤子都觉得有点粘在身上的感觉,不过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着漂亮的姿势,要做就一定要做最好的这是我的信念。
  一天的军训下来,腰酸背痛腿抽筋阿,就盼着教官赶紧解散去补钙,没相到这是时候教官发话了:"作为第一天,大家做的都很不错,几个女同学能在35度的高温下坚持下来真的是很不容易。"话一出口,大家的目光哗的一声全部看向王雪(不看她看谁呢,那三棵草连命名的权力还没有呢)。
  王雪兴奋的小脸粉红粉红的,配在她无锡瓷娃娃般雪白皮肤上,真是好可爱啊,看得我真想去咬一口。
  我直着眼睛盯着王大班长,她好像还不习惯这种注目礼,在大家的目光几次扫射之下,就低下头去了,要是韦老前辈在这里,肯定要说"辣块儿妈妈,这小娘皮可真水灵啊".
  "但是我们班有一个人,全天自始至终,所有的动作都是最标准的,他就是浮图。"教官此言一出,全班的目光一个急转弯又望向了我,王雪也抬起头看着我,而我却根本没有听到教官再说什么,我的全部精神还在王雪的身上,还在她那娇小的身材,可爱的笑容上,突然看到王雪用她那媚死人的凤眼看着我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一霎那碰撞在一起,旋即分开,不一秒,又胶结在一起。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发出了怪声,"浮图,看什么呢啊?"然后是30多人一起哄然大笑,就连脸嘣了一天的黑脸教官,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更别说附近训练的别的班的同学了,都一个个的伸头张望过来。
  而王雪娇羞的一跺脚,更是引发了持续的笑弹,大家刚度过白色恐怖的高中时代,谁不期待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呢?
  就这样,军训转眼过去了,我越来越得到教官乃至系主任的器重,在我和王雪的配合下,我们班赢得了队列比赛的第一名,而我和王雪在别人眼里也俨然已是一对,只是我和王雪都没有点破而已。
  在军训结束之前,教官和辅导员把我们叫了过去,告诉我们,经过分析和研究,决定正式让我担任班长的职务,而小雪改为班支书,让我们把军训的好传统延续下去,让我们班级更上一层楼。
  (tnnd,又是研究决定,什么时候才有民主阿?)离开辅导员,我和小雪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我说:"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恨我抢走了你的班长宝座啊?""什么啊,讨厌。"小雪胖乎乎的小拳头就敲在我的后背上,一点都不痛,软绵绵的好象按摩阿。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牵着她跑起来,小雪一边抱怨,"干什么啊,慢点。"哦对了,小雪今天穿的是一双黑色的凉鞋,很简单的款式,几条细丝带缠绕起来,跟大概有4厘米吧,将美丽的小腿的线条塑造了出来,一条牛仔短裙,不着丝袜,美丽的小腿在脱离凉鞋后,是那么笔直,那么纤细,然而到了膝盖,却鬼斧神工的变得丰满起来,对比起来如此明显和诱人,上面配上一件浅黄的t-shirt.
  稍稍运动的她,小小的胸部随着气息的急促而上下的起伏,仿佛在向我招手阿,管不了那么多了,忍了这么久,这小姑娘总是没给我单独相处的机会。
  大学的校园,是恋爱的天堂,加上我们学校种植了很多树木,于是夜一深,西面的小树林就成了情人角,我和小雪来到一颗大树旁边停了下了,小雪气喘吁吁的说:"干什么啊?害的我脚都要断了。""给你表演个节目。"我用力晃了一下树,几片树叶纷纷飘落,我摆出职业拳手的pose,迅速的几拳,仿佛为了炫耀我的拳速一样,将树叶全部抓到手中。
  "什么啊,你以为你是泰森啊!"小雪嗤的一笑,用眼睛瞟了我一眼(杀手锏啊)。
  "你猜有几片树叶?"
  "5片吧。"
  "不对。"
  "肯定是,我刚才明明看到。"


  "那你看看啊。"小雪的小手抓住我的手打开来吃了一惊,"只有一片?"说着不相信的拿了起来,看了一看脸立刻红了,因为那不是树叶,而是一个心型的纸,上面写着:"秋天的你轻轻飘过来到我身边,而我何时才能走进你的心房。""对,只有一片,因为你是我的唯一。"我用双手托起小雪的下颚,让她仰望着我,她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意,缓缓的闭上眼睛,眼睫毛微微颤动,连带着嘴唇微张,呼吸也重了起来。
  如此诱惑,佛祖在世也受不了,我的嘴唇温柔的触到了小雪的嘴唇,感觉到小雪身体明显的一缩,但是立刻又勇敢地向前。
  我双手用力地将她拉进我的怀抱,嘴唇重重的接触在一起,多次嘴唇的交战后,我的舌头也不安分起来,轻轻的叩开小雪的双唇,点开她的牙齿,突破进去后,立刻和小雪的香舌纠缠起来,而小雪此时也不再那么羞涩,舌头顽皮起来,犹如两条戏水的小鱼,欢快的游来游去,让我们深深的沉醉其中。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我们醒了过来,小雪无力的瘫软在我的怀中,脸上幸福的表情透露了她的想法,我不禁将她再次抱紧,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前,抚弄着她的柔发,将混合着洗发水和少女体香的气体大口大口的吸进我的胸腔。
  第三章观念
  ***********************************
  昨天在聊天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大学生,无意中碰到了自己的怀旧情结,于是就有了这篇《大学里还能干什么》,由于本人文笔实在一般,怕写出来的激情戏让各位读者作呕吐,所以这方面写得比较少,不过看样子各位大大还是喜欢口味重一些,加上大家的回复支持,今天就写了两章,补充了色的部分,看了不要骂我啊。自己写了才知道,就这6,7k字,就用了差不多6,7个小时,不过我既然写了,就会尽量地坚持下去,由于我平时工作很忙,估计每周只能在周日发4-5章左右,(而且最近还要看球啊,昨天的意大利队比赛由于写文都只看了一半)请各位读者大人见谅。
  ***********************************
  生活就是如此简单,尤其在大学里,只要你不在乎背上堕落分子的招牌,不在乎老师点名时声色俱厉的暴吼"某某某,哪里去了",不在乎每学期上缴一笔不菲的补考费,那么你将拥有全部的时间供自己支配,而空间之门也向你打开,让你步入一个异次元般的空间,一个完全颠覆你以往所有观念的世界。
  热恋的我已经完全陷入了小雪的温柔陷阱,从小雪每日出现在我们宿舍的频度和宿舍兄弟们欲除之而后快的眼神中,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随之一个我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了--每晚的卧谈会竟然成了公审大会。这令人烦恼的好运往往在我吻别小雪回到宿舍后,就降临在我身上……"怎么样,今天有没有得手,我昨天说的那招有没有用?"猴急的钱串子还不等我躺到床上,就率先发难。
  "就是就是,王雪的名字起的好啊,雪白雪白的,我们那边皮肤这么好的也少啊!"李华也不忘记推波助澜。
  最后就是我们老大锋哥的总结陈词"福兮祸所依啊",然后就退居幕后了。
  "你们这些色狼。"我只有如此发表建议了,然而钱昀开始穷追猛打。
  "我跟你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观察,王雪可还是处女啊,你要不下手,到时候被别人追走了,可不要后悔啊。"钱昀这小子来自广东,可能那边的风气比较开放,据他自己承认,现在已经是5人斩了,而且计划要在大学里完成百人计划,我们都以此为笑谈,毕竟在我家那里,高中时期就有经验的,多数都是出来混的,大多数人最多也就是偷偷打个kiss,真枪实弹还是我们的梦想。
  不过现在这个社会里,要说谁没有看过a篇,没有看过情色小说那也是笑话了,因此大家对这个也并不陌生,毫不避讳。
  对待这种情况,我往往都是避而不谈或者顾左右而前他转移话题,他们到也往往都放我一马,然后就开始天南海北的胡扯一通。然而今天却有一点点不同。那是因为……像往常一样,今天我在情人角老地方等小雪出现,同时回忆着昨天钱串子的话:"到了夜晚,女人的防卫的心理可是最弱的,你又是她的白马王子,到时候只要在接吻的时候略施小技,你就可以大踏步的迈进共产主义了,嘿嘿……"这小子,简直就是教父啊,成天对我们三个性爱白痴传播淫秽思想,不过细想起来,还真有那么点道理,看来泡妞无止境啊,竟然还要研究心理学。


  和小雪也交往这么久了,是不是该升级一下了,犒劳一下自己每日辛苦的手啊,小雪的胳膊都那么滑嫩,好像麦当劳的冰淇淋,不知道她的乳房怎么样?
  "不许动。"一双小手掩到了我的眼前,同时在耳边响起了她濡软的声音。我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刚刚在胡思乱想没想到被小雪突然袭击,还真是有点吓人。我用手轻轻的向后环住她那19寸的细腰,"我投降,请组织宽大。""嘻嘻……"边笑着小雪把手放了下来,然后整个身体靠在我后背上,"想什么,我过来都没有看到。""想你啊。"漂亮的答案显然让小雪很受用,但还是调皮的对着我的后背轻轻吻了一下,将热气呵到我的身体上,"真的啊,你真好。"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电流直击我的中枢神经,顺着我的脊椎一直延续到脖子,在脑中一下子爆炸开来,然后仿佛是开了壳一样,整个精神都仿佛一振,身上的毛孔都清醒过来,让我清晰的感觉到后背上一种未有过的感觉,两团柔软的肉团被主人压倒我的身上,犹如电池正负极接通后我的马达立刻发动了,能量到达下身后不再传递,却在那里不断积蓄着,令小弟弟立刻扯起了风帆。
  我一下子转过身体,猛地抱住小雪,嘴巴对嘴巴,开始法式深吻,同时双手在她后背上开始上下求索。
  小雪虽然被我突然的热情下了一跳,不过还是立刻响应了起来,经过我每天的特训,小雪进步神速,现在已经完全找不到生涩的感觉。
  在我舌尖沿着她牙龈与嘴唇之间的空隙中来回徘徊的时候,小雪的舌头却将我的舌头一下子顶了出来,然后香舌开始追击溃败的逃兵,马上就占领了我的阵地。
  小巧的舌头像是一个好奇的旅游者,先是轻轻的,用舌尖在我的上唇划过,带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然后喜新厌旧的冲入我的口腔,尽力向前伸展,连嘴唇都已经接触到了我的牙齿。
  这是小雪最热情的一次,我当然非常喜欢,一边用口腔将她的舌头深深的吸韫着,一边也用舌尖去触碰她的舌头,感受到她舌头上的味蕾,那种口感真的像是在吃脆皮的雪糕,初一接触是硬硬的粗糙的口感,然而奇迹的变成一种滑得不不能再滑,腻的不能再腻的顺爽感觉,水样的女人是谁说的,古人诚不欺我。
  小雪突然轻咬了我嘴巴一下,猛地把嘴巴离开,一只手抚在胸口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喘匀气之后才说:"你要憋死我啊?!"我趁这个功夫,仔细打量了一番小雪,从穿着上就可以看出她真的很爱我,一定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出来的。
  一件黑色的无扣外衣,遮掩着里面平胸的暗绿色的衣服,露出明皓的脖子下面一片雪白的皮肤,仿佛还对这不满意般,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短裙,离膝盖应该有10厘米左右,小巧的双脚上是一双旅游鞋,白色的皮肤配上一身黑色,强烈的反差让人看上去又诱惑又有活力。
  "还不是你太诱人了,害得我想把你吃下去。""不给你吃,大色狼。"说归说,小雪还是乖乖的靠在我的身上,我把手搭在小雪的肩膀上,虽然这件黑色的小衣柔软的手感很好,可是哪有小雪的皮肤好啊,于是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小雪把外衣脱了下来。
  "哦……"完全是惊艳,原以为是一件娃娃衫,没想到真看到才发现竟然是吊带装,不,应该说是无带状,胸部以上完全是真空的,虽然小雪并不丰满,可是这样的打扮却凸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更爽的是,当你的手从小臂开始顺胳膊而上,然后到肩膀,到后背,再到另外一边的胳膊,那种完全畅通无阻的感觉,会让你产生一种错觉,以为是一位全裸的美女躺在你的怀中。
  不对啊,真是完全畅通无阻啊,怎么连胸罩的带子都没有?难道说……好像是为了证明我的猜测,小雪一边说:"看什么看?"一边却将胸部铤的更高来考验我的忍耐力,隐约中看到两点凸起的部分。
  难怪刚才感觉那么爽,原来这小丫头没有穿胸衣啊。
  第四章约会
  就这样,我搂着小雪坐在地上聊天,聊天的内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知道我的那只手锲而不舍的不断下移,在和小雪多次进退之后,我的右手终于从衣服上面摸了进去攀上圣女峰。
  我的手开始发抖,这可是我第一次抚摸女孩子的胸部啊,虽然小雪不丰满,可是那形状在你手心中,尤其是还有颗逐渐突起的乳头,碰到你手心就好像一支蚯蚓弯弯曲曲的钻到你的心里面。


  小雪在我温柔的抚摸下,仿佛骨头都被抽走了一般,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双颊绯红,鼻翼在不断急促的呼吸的带动下变大变小,双手好像无处可放,只知道紧紧地抓住我的衣服。
  不一会儿我的手开始从正面突入,从小雪的衣摆把手放了进去,这个方向的感觉又不一样,先是感受到少女柔软却无肉的腰肢,没有一丝的赘肉,让我的手几乎就要停留在小雪的肚子上了,随后接触到了小雪的乳房下缘,虽然小雪的胸部看上去不大,可摸起来却好像也有很多肉一样,乳房的范围非常大。
  当我用手指甲沿着乳房的轮廓轻轻的画着圈的时候,小雪身体一颤,鼻子发出轻不可闻的一声"嗯",得到了这种鼓励,我的手更是顺流而上,大拇指和食指抓到了已经起立的乳头。
  乳头的感觉又不同,小雪的乳头不大,在我抚弄的时候也仅仅是抬起头来的感觉,不过当两个指头开始揉碾它的时候,在我粗糙的手指的爱抚下(打篮球的原因),小雪连身体都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来,一双雪白的小腿时而向左,时而向右,鼻音也开始不断加重,连我的脖子都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她呼出的热气。
  小弟弟已经起立很久了,集聚的热力都要爆炸了,我牵着小雪的手摸向我的分身,小雪像是被电了一样身体弹了起来,"别这样……呜……"不等她说话,我已经用嘴巴堵住了她的嘴巴,几秒钟后,小雪又融化在我的热力中。
  我把小雪的无带装直接拉了下来,月光下,呈现出一幅完美的身材,粉红的乳头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种暗红色的诱惑,而雪白的身体又与月光相辉映,我把小雪放到在地上,嘴巴直接就吻向乳头,没有过渡的爱抚,这种直接的刺激让小雪的身子一弓,啊的一声几乎叫了出来。
  随后舌尖就像年轮一样,在小雪的乳房上划着圈,当要到达顶峰的时候,却又退却,重新从山底重新开始,经过几次之后,小雪耐不住地一挺身,把乳头送入我的口中,我立刻含在嘴中,用力的深深吸运,用舌尖去点击,用牙齿的缝隙去摩擦,这一切都让小雪更加忘记身在何处,而也让我无法忍受了。
  我把拉链拉开,把他拿了出来,让小雪的手将他握住,小雪这时候已经完全沉醉在身体一波一波的快感中,立刻将他紧紧握住。
  好舒服啊,温热的小手带给我极大的冲击,而耳边女孩的轻声呢喃更是让我不知身在何处,虽然嘴巴继续在亲吻小雪的乳房、嘴巴等,可是手已经不知不觉地摸向下面。
  伸手一探,手已经沿着大腿伸到了神秘的地方,回忆着以前看过的文章和电影,中指已经直捣黄龙,而正如所有作品描述的一样,小雪已经泛滥了,棉织的内裤给人的粗糙手感在小雪爱液的软化下,是一种形容不出的手感和兴奋。
  绕开内裤,我的手指开始轻轻的抚摸小雪的下体,那张小嘴微微张开,一种潮热的气体紧紧裹住我的手指,当手指不经意的抚摸到阴蒂的时候,小雪的手突然一紧,小弟弟被抓的突然一跳一跳,我简直就要崩溃了。
  我几乎是粗暴的用双手将小雪的内裤脱了下来,自然也把自己的裤子也褪到一半,这时候看到小雪脸上兴奋的神态和享受的表情,一丝疑问却从心底升起,不是说女人的第一次很痛苦的么?
  然而,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多想,扶起小雪的双腿,开始用龟头轻触小雪的下体,由于爱液很多,龟头很顺利的进去了一点点,想起各位大大前辈的教导,决定长痛不如短痛,上身孚了下去,吻了一下小雪,然后温柔的说:"雪儿,你忍一下,第一次会有点痛,我爱你……"小雪只说了声:"我也爱你。"就不作声了。
  在得到允许之后,我一挺身,下体已经进去一半,再次用力,它已经顺利的到达了底部,小雪"哦"的一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而我已经完全的忘记了所有。
  难怪每个男人都喜欢,做爱的滋味原来是如此的舒服,两人的性器紧紧地爱在一起,而鸡巴却被一圈又热又滑的空间包围着,仔细地感受,就可以感觉到小雪阴道内壁也在不停的蠕动。
  一次入底后,第二次第三次随之而来,在我强劲的一抽一插之下,我和小雪的爱液不断被带了出来,白色的液体挂在我和小雪的体毛上,而被带的掀起的红色肉壁,也像她的主人一样不断宣告着她的喜悦。
  小雪此时已经完全忘记身在何处,口中发出让我诧异的声音:"嗯……好舒服……""你真棒,我爱你……"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形下,每个男人都会彻底疯狂的,我把小雪上身拉了起来,双手大力的抚弄着小雪的胸部,让它在我手下变换着一个又一个淫荡的造型。


  "就是这样,再来……啊……"随着我一次沉重的撞击,小雪几乎是喊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抱住我,身体不停的轻颤着,同时也从阴道传来一阵阵的颤动和收缩。
  小弟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在紧紧地包围中,我再也控制不住,下身用力一挺,也紧抱住小雪,一阵抽搐,将积蓄了18年的精液送入小雪的身体……小雪被滚烫的精液冲击后,竟然用牙齿咬住我的肩膀,压抑住自己的声音,我却被咬得大叫了一声……"啊……"猛地一激灵,我坐了起来,仿佛中还要找小雪,可是一看周围,这不是我的宿舍么,低头一看,内裤已经被精液打湿了,原来是南柯一梦啊。